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同事女友  »  性爱‘伴娘’
性爱‘伴娘’
我男朋友已经出差三个礼拜了,虽然我们结婚之后并不是每天晚上都会做爱,可是,最少也会两三天就做一次。所以当我男朋友出差的第二周起,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在床上无法入眠的我,总是会不由自主的开始自慰起来。也因为这样,当欲火焚身的我在阿华的引导下将双手放在乳房和双腿之间时,我的双手根本不需要经过大脑的控制,就会自动的做出、满足我的需求的动作。

  「尹瑄……其实你一直和依依一样,是一个很热爱性爱,享受和不同男人发生关系的女人不是?」阿华一边用舌头舔弄我的乳头,一边说着话,虽然这样会让他的声音有点难以分辨,可是,我却还是完全明白他要说的话。

  「我可以理解你婚后不想要因为别的男人而导致你婚姻发生问题。」阿华又接着说:「不过这一点你可以放心,因为我是一个很懂游戏规则的人,事实上,在我和依依交往的这段时间里,我也没有停止和你们科里的其他护士的关系,而你也没有听到任何的问题不是?」我当然不会意外阿华承认他和依依交往的时候,并没有像依依一样对他一个人死忠,而是依然不安于室,可是如果他的对象也包括了我们单位的其他护士的话,那倒是让我颇为讶异,因为我们科里面最少还有另外两个护士已经结婚了,而其他人,也都有固定的男伴啊。

  「你今天应该也看到了我对依依求婚的事情吧?我是认真的喔……」阿华停了一下,让我消化他的话之后又说:「在我交往过的女人里……依依确实是让我相当着迷的女人,我很乐意我日后的人生伴侣就是她……只是,我也知道我的个性并没有办法让我从此就只有他一个女人……毕竟,像你这样让人控制不住的女人,肯定还有许多啊……」在阿华说着这些话的同时,我的双手和他的舌头并没有停止对我的一对肥乳和嫩穴进行刺激,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向也是相当敏感无用的我,虽然整个身体已经是麻痒到一个不行,可是我却还是可以将阿华的字字句句都听到耳里,让他的话不断的在我的脑里、心里,持续发酵着。

  「尹瑄……身为一个职业的摄影师,注意和观察一个人的表情与反应是基本能力……」阿华轻声说:「在我追求你的这一年里,虽然你始终没有答应我,可是,你却不知道你的表情和反应其实都泄漏了你心里的秘密……」「每当我故意和你说着一些暧昧不明的话语时,你虽然一直努力表现的没有兴趣的模样,可是你却不知道,你的眼角却始终带着享受的笑意……」阿华笑着说:「我相信在你的内心深处,其实你还是很享受男人的追求,而相对于那些男人露骨而直接的欲望,我这种持续而暧昧的追求自然更是让你没有压力而乐在其中……」「真的是这样吗?」我回想着阿华出现的这一年多来,我似乎就像他说的一样,从来也没有直接的回避他,甚至每次只要依依说要约我和阿华一起出去玩,我也都没有缺席过,难道,在我的心里真的渴望着持续和他发生暧昧吗?不可能啊,他根本就不是我喜欢的型啊!

  「依依说过……你喜欢壮汉,对吧?」阿华似乎从我疑惑的眼神猜到我的想法,接着说:「所以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的潜意识一定不断的告诉你,你和我这个纤瘦的男人如果怎么样的话,后果应该不会太严重,因为我并不吸引你,你只是希望可以找一个适当的窗口,来宣泄你长期无法发泄的欲望啊……」「啊?」我发现我的身体开始不断的发起抖来,那种内心深处、不愿意承认的秘密被突然揭穿的感觉,竟然比我裸体的站在阿华面前还要让人不堪,我突然有一种,在这个男人面前,我不管怎么伪装都没有用的感觉。

  「其实,你知道吗?我本来并没有打算在那个时候对依依求婚的……」阿华突然笑了起来说:「可是今天我对你说着那些话的时候,我注意到你的声音虽然依然坚决,可是你的眼神却已经完全软化了,甚至还有着我之前没有看过的欲望在里面,我猜,那是因为你老公长时间不在,让你这闷骚的女人再也控制不住了吧……」「所以,我就利用你忘记依依生日这件事情来设下这个圈套。」阿华又说:

  「虽然我用了点计谋,可是你自己也知道,一步一步主动走入这陷阱的人,其实是你自己!你应该也想过,和我这种对你有着明显欲望的人独处会怎么样,可是你不但答应来我们家里,还来到我的房里,答应我们的游戏……怎么看都像是你已经决定要顺从自己的欲望了啊……」当阿华停了下来之后,我虽然一言不发,可是我那越来越是努力刺激自己的双手,似乎已经将我的答案都告诉他了!阿华只是持续的舔弄我的乳头,然后盯着我的双眼,欣赏着我的软化、我的屈服,享受那高高上的优越感。

  「尹瑄……该说的话都说完了……」终于,阿华停止了吸吮我的乳头,只是用他的右手轻轻的弹弄我的乳房说:「现在……是不是应该让我们来好好的享受彼此?」「阿华……」我犹豫着说:「可是依依她……」「傻瓜……」阿华边说边用眼神飘了一眼依依,我顺势望去,这才发现当我和阿华对话的时候,同时挑逗着我的阿华,并没有忘记依依,而是持续的用他那诱人的阳具弄着依依,而就在我的心被阿华攻陷的同时,依依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整个人都被肉到昏死过去,趴倒在床上,而阿华的阳具依然沾满了依依的淫水、硬挺的抖动着,看的我心跳加速。

  「尹瑄……我想要你……」阿华转过身来正面抱着我,低下头吻上了我的双唇,而我则是享受了一下他那过人的吻技之后,轻轻推开他说:「你……你是依依的男朋友啊……」「我之前就和依依聊过了……」阿华拉开了我放在乳房上的右手,引导着我握住她的阳具说:「我从来没有掩饰我对于其他女人的欲望,而依依则是表示,只要我可以做到只爱他一个人,那他并不介意和其他女人分享我的肉体……」阿华说完之后,又一次吻上了我,他的吻依然是那样的无法抗拒。

  「可是……」我努力的控制自己那想要不顾一切放纵的欲望,再一次轻轻推开阿华,轻声说:「可是依依还在这里……被他看到……不好吧?」「放心,在不久之前,依依不但已经答应要和其他女人一起分享我,甚至也愿意尝试一下3P、甚至多P的乐趣。」阿华笑着说:「因为她知道,以她这种没用的体质,如果要一个人满足我,结果就会像现在一样,根本就只是找死啊!

  而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和其他女人都有关系,可是他们却没有一个人想要独自占有我的原因……」阿华说完之后,依然低下头,持续的吻着我。

  「等等……」当我又一次推开阿华的时候,我虽然有着第一时间就将她抱回怀里的冲动,可是我却没有,只是挣扎着说:「我……我老公,嗯……我……」「尹瑄……」阿华并没有等我说完,就又接着说:「你不用想太多,我和你之间有的,只是很纯粹的肉体关系,我绝对不会去引响你和你老公之间的相处,不过我很清楚,你那当外科老公医生的老公,很多个晚上其实都没有办法陪在你身边不是?」这一次,当阿华说完之后,我们又吻上了彼此,不过,主动的却是我。

  「阿华……」当我又一次被阿华吻的晕头转向的时候,我又轻轻的推开了他说:「我……我好像还是没有办法……下定决心……嗯,等一下当我们享受比此时……可不可以……不要做到最后?」「你的意思是……我可以爱抚你、舔弄你、用舌头帮你口交,让你和依依刚刚一样浪上多次美妙的高潮,而你也愿意帮我口交、爱抚挑逗我,可是,我不能真的弄你?」阿华一脸微笑着看着我说:「你真的以为,这种事情只要我说不就可以了吗?」「嗯……」当我听到阿华的话之后,如果我有看萤幕的话,我不知道会不会讶异我自己脸上那不受控制的、放浪的微笑说:「我想,我没有借口了,我……我没有可以压抑自己……想要你的借口了……」「很好……因为我也忍受不住了!」阿华边说边搂着我的腰,让我轻轻的躺到床上,然后跪到了我的双腿之间,将我那几乎没有一寸干燥的内裤扯去,然后将我的腿高高的扛到她的肩膀上,轻声说:「你……想要记录这一刻吗?」「唔……我……我不知道……嗯……我怕我会……受不了啊……」阿华温柔的让她的龟头在我的阴道口上来回磨蹭着,让我的淫水将她的龟头彻底弄湿,而仅仅只是这样的前戏接触,我就发现我已经开始不受控制的发着抖,因为我那三个礼拜没有做过爱的欲望,不,我那被阿华持续挑逗了一年多的饥渴,此时似乎已经再也压抑不住了。

  「没关系……让我来……」而就在这时候,依依的声音从阿华的背后响起,只见他用那颤抖的右手握着V8,将镜头准着阿华顶在我阴道口上的龟头,然后媚笑着说:「尹瑄啊,你要有心理准备喔,阿华的阳具对于你这小屁股而言,可能会是很大的负担呢!」「我才不是小屁……啊……阿华……嗯……涨……好涨啊……」我还想要和依依逗嘴的时候,一股撕裂般的满涨感已经顶开我的阴道口,持续的深入我的小嫩穴,那样的压力让我无法继续说话,只能够双手用力的抓住床单,忍受着那难以想像的快感。

  「嗯?原来是这样的啊……」透过镜头,依依可以清楚的看到阿华的阳具是怎么持续进入我的体内,或许是阿华的阳具真的太粗大,更有可能像依依说的一样,小屁股的我也有着更紧实的嫩穴,所以阿华的进度很慢,进来一点就又退出去,进来一点就又退出去,相当的小心翼翼。

  「阿华……唔……用力一点……嗯……没关系……我忍受得住的……」我可以从阿华的动作上感受到他的温柔和细心,那样的感觉让我一整个相当感动,让我忍不住主动求爱。可是,阿华只是笑了笑,并没有立刻完全占有我,而是依照他本来的步调,慢慢的进入我的体内。

  「唔……啊……进……嗯……到底了啊……唔……真是……要命啊……」阿华那远大于我老公的粗大阳具,让我这已经适应了老公尺寸两三年的嫩穴不断挣扎着,大量的淫水持续的分泌,似乎想要将这不速之客给冲出去,可是小嫩穴的主人却不这样想,我反而将我的双手放到阿华的臀部上,像是担心阿华会逃走一样,用力的抱的紧紧的。

  「阿华你怎么停了?还有一大截在外面啊?」当我被嫩穴那整个被塞满的快感刺激的神魂颠倒的同时,却听到依依那疑惑的声音。我转过头去盯着萤幕,这才发现到我那不断流着淫水的小嫩穴外,竟然还真的留有阿华一段的阳具,所以他并没有整个弄到底?那万一他整个弄进来的话……「啊……」当我想到这里时,我再也控制不了那种因恐惧而产生的快感,一股强烈的欲望从我的体内深处爆发开来,我可以看到我那飞溅的淫水喷洒到V8的镜头,我就这样因为阿华给我的心灵的刺激和嫩穴的满涨感,就浪上了美妙的高潮。

  「尹瑄你比我还要没有用呢……阿华都还没有开始你就高潮了?」依依立刻将镜头对准了我的脸,将我那无比享受的表情整个记录了下来,而阿华则是取笑着依依说:「你第一次的时候还不是一样?」「讨厌啦……你怎么可以反过来欺负我?」依依抗议着说:「哼……今天我有尹瑄的帮忙,我就不信我们两个制伏不了你……」依依刚说完,阿华就冷笑一声,然后开始不顾我还因为高潮而颤抖,就开始轻轻抽送着阳具。

  「啊……依依,我……我不确定啊……」被那美妙高潮冲的昏头转向的我,面对阿华的抽送,我几乎就快要哭出来了,事实上,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阿华根本就没有怎么用力,完全是高潮的我在主动扭动着臀部,主动求爱着。我无力的呻吟着说:「阿华的阳具……好厉害啊……啊……我不知道我有没有办法……啊……啊……」「尹瑄加油……我知道阿华已经快要不行了……你看,他的蛋蛋一直在抽蓄着喔……每次他要射精之前,都会这样的……」依依一边拍着我的表情,一边拍着阿华肉着我的样子,看来他对于旁观的角色也相当的享受啊。

  「可是他……好硬……嗯……那大龟……头……顶到我体内好……好深的地方……天啊……从来没有……这么深……啊……会……会坏掉……唔……我一定会……坏掉啊……」我不断的摇头晃脑,口吐着淫浪的言语,可是从阿华那微笑的表情,他肯定早就从依依那里知道,我只要一浪起来,就是这模样。

  「不会坏掉的啦……」依依笑着说:「快点用力的夹他……快点……」依依这家伙就像是在欣赏着什么表演一样,不断的在一边起哄着。其实就算她不说,我的嫩穴也早就因为高潮而强烈收缩,始终紧紧的吸吮着阿华的阳具。

  只是,他的粗大却总是可以轻易的迫开我嫩穴的紧缩,弄得我爽到不行。

  「依依啊……我确实快要忍不住了……」阿华空出右手搂着依依的纤腰说:

  「我可以就这样射在尹瑄的体内吗?」

  「你干麻问我?」依依嘟着小嘴说:「你应该要问她吧?」「啊……阿华啊……」虽然我正被阿华的抽送弄到神魂颠倒,可是他们的对话我可是全都听在耳里,只见我放浪的说:「如果你敢……现在抽出去的话……嗯……我就……揍你……」「我当然舍不得抽出去啊!」阿华趴到了我的身上,在我的耳边以依依听不到的声音轻声的说着:「你的小穴比依依还要紧、还要浅、还要烫,所以我才会一下子就忍不住想要射精啊!」「那就给我……给我啊……」我就像是一支无尾熊一样紧紧的搂住阿华,我的双腿紧夹着他的腰身,而就在这时候,一股强烈的火烫感从我的嫩穴深处爆发了开来,这绝对不是我第一次被中出,可是我有一种感觉,阿华的精液似乎直接灌注到了我的体内一样,不然,我怎么会有一种灵魂都被逼出体外的失神快感?

  我不知道我过了多久才回过神来,我只知道当我张开双眼的时候,我第一个看到的,是阿华躺在床上,而依依正跨坐在阿华的身上,主动的摇晃着臀部,让阿华的阳具在他的嫩穴里面搅动着。

  「你……你醒来了?」依依注意到我醒过来之后,并没有和我多说话,只是咬着牙扭动臀部,享受着阿华给予的一切,而我则是慢慢的爬到了阿华的身边,趴在他的胸膛上说:「虽然好像有点不是时候……可是,我想要跟你说声……谢谢。」「为了什么?」阿华微笑的问着。

  「除了因为你刚刚给过我的享受以外,也为了你让我更了解自己……」我迷蒙着双眼说:「当我的嫩穴里面又注入了别的男人的精液后……我才像是终于又活过来了一样。」「这样说好像太沉重了?」阿华笑着说:「依依说过,你也很热爱口交?」「嗯……」我点了点头,慢慢的爬到了阿华的脸上,张开双腿,缓缓的往下坐。当阿华还没有碰我的时候,我感觉到有着什么东西从我的嫩穴里流了出来,我知道那可能是我的淫水、更有可能是阿华的精液,可是阿华却毫不在乎,直接将他那超长的肥厚舌头,肏入了我的嫩穴里。

  当我仔细的感受了阿华的舌头可以舔到的深度时,我突然有种强烈的妒意,原来,这就是依依之所以破纪录的和阿华持续交往下去,而且也没有再去找别的男人的原因,交换过嗜好的我很快就可以确定,我肯定也会像依依一样,再也抗拒不了这样的快感啊。

  那一天,阿华就这样轮流的给予我和依依无比的满足,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和阿华拖了很久才终于搞上的关系,我注意到阿华总是刻意对依依下重手,而给予我足够的时间喘息,所以大概是换了第三片V8的TAPE后,依依几乎已经摊倒在床上,沉沉的睡去了。

  阿华并没有立刻的对我发动攻势,我们反而是一起到浴室里面洗了个澡,然后就像是无比亲密的爱人一样,拥抱着、耳语着,然后,才慢慢因为那再也忍受不住的欲望,又一次结合了起来。

  阿华真的是一个性爱的高手,他厉害的地方不只在于他拥有的条件,或许就像他说过的一样,他曾经和很多人发生过关系,所以,他的经验真的太丰富了。

  他很快就掌握了我最需要的抽送力道和角度,轻易的就驾驭了我,让我再一次又一次的美妙高潮里,沉沦。

  我很庆幸隔天我和依依都休假,因为,当依依醒来目睹我和阿华那亲密的性爱时,我和阿华可是花了很大的功夫才一起满足睡过一大觉而且醋性大发的她,只是这一次,阿华从头到尾都只有用舌头对付依依,而他那粗大的阳具始终没有离开过我的嫩穴里,就算他先后忍不住中出了我三次,我们也都假装没事一样,持续的结合着。

  后来,依依和阿华在不久之后就真的步入了礼堂里,我也真的就再次重披白纱,当了依依的伴娘!只是,只有阿华和依依知道,我这个伴娘,并不只有在他们走红毯的时候陪伴着他们。甚至在之后他们的整个性爱生涯里,我一直都是依依和阿华的「伴娘」。

  至于,重新找回了自己的我,在日后还有没有再当别人的「伴娘」,那就是不可说的秘密了啊!

  【完】